八木琳

爆炸只是为了更好的下一次

【胜出】专属于我

不知道在写啥的爽文,ooc注意,监禁play注意。

咔坏掉了。








昏暗的房间,铁锈的味道弥漫开来,水珠滴答滴答的拍击着地面,靠着墙微闭双眼的男孩困难的呼吸着。


这是小胜把他关进地下室的第十天。


血已经凝固了一遍又一遍,把他坐着的那一小圈范围染成恶心的黑红色,手腕上拷着的手铐已经把他的手腕磨出一层又一层的伤口。


沉重的呼吸充斥在窄小的房间,绿谷出久很想一死百了,可是那个挂在天花板上的摄像头总是能第一时间告诉爆豪胜己自己的一举一动,每每在他昏迷的时候,爆豪胜己都能及时的出现,将他救起。


他已经没力气反抗了,他不知道用于抑制个性的手铐是怎么被爆豪胜己拿到的,可这个烦人的东西确实是抑制了他使用ofa。


好累。


他无法反抗爆豪胜己,就像他无法反抗自己内心的恶魔。


幽暗的空间里,绿谷出久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平时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现在如同蒙上一层死灰,眼皮如同灌铅一般沉重。


意识越来越模糊,绿谷出久的思绪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


那时他们还是好朋友,爆豪胜己汇带着他到处跑,一边骂着他废久,一边帮他收拾掉麻烦。


那样的关系仅止于四岁以前,从爆豪胜己觉醒个性后,一切都变了。


他不再是和爆豪胜己等对的关系。


他变成了被讨厌的人。


讨厌这个字眼是那么刺眼,像是一根刺扎在绿谷出久的心里,那是毒药,是蛊虫,是一遍一遍啃食着他心脏的野狼。


我希望你能接受我,能喜欢我。可是你的眼神冰冷的将我拒之门外。


他喜欢爆豪胜己。


他自己很清楚的明白,他喜欢的人,叫做爆豪胜己。


那是个能够牵动他一举一动的人,他自信的笑容像是阳光一般,是绿谷出久一直所追寻的目标。


可是这一切都是过去式。


绿谷出久合上了眼睛,眼泪顺着已经失去血色的脸颊滑落。


和爆豪胜己的故事,已经成了过去式。


铁门发出沉重的声音,闭着眼的绿谷出久几乎是在一瞬间,将全身的细胞调动起来,他知道着意味着什么。


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想也不用想,他知道那个人,一定是爆豪胜己。


用居高临下的表情也好,晦暗不明的表情也好,那个人一定是只会说“真恶心啊,废久。”的爆豪胜己。


青草的香味钻入他的鼻腔,这是爆豪胜己身上的香水味。


他闭着眼睛,本应该思考如抵抗,可思绪却飘到了不相干的地方。


小胜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香水呢?明明是爆炸系。


可爆豪胜己并不打算给他时间去思考,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凌空,混合着血丝的小脑袋靠在一个温热的胸膛,那是爆豪胜己的胸膛。


那是他一直想占有的胸膛。


绿谷出久无法睁开眼睛,他也不想睁开。


他被一步一步的抱到楼上的房间,地下室混合着铁锈和泥土的味道慢慢的离他远去,只剩下浅浅的青草味。


绿谷出久感到自己被温暖到液体包围,一只温柔的大手穿过他的发丝,附上他的脖颈,划过他的蝴蝶骨,将温暖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浇在他的身上。


这般温柔的举动,差点让他忘记了,这个温柔的人,是那个给他无数伤害的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第一次如梦,是在爆豪胜己十三岁。


他不明白为什么废久会出现在他的梦境,但是梦境里的废久,穿着白T对他笑着的废久,一点也不讨厌,连那四颗雀斑都显得精致,牵动着他的心脏。


他在惊恐中醒来。


废久怎么会入梦,他不明白。


他甚至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对占有废久有那么深的执念。


一定是因为废久太讨厌了。


年少的爆豪胜己这么对自己说,目光又不知不觉的流转到了废久身上。


直到入了雄英以后,他才明白。


他对绿谷出久的厌恶,对绿谷出久占有,对绿谷出久的异样的情绪,都是来源于与一个地方。


金发少年摸着自己的心脏,那里跳着一颗带着诡异思绪的心脏。


他喜欢绿谷出久。


如果不是那天看到轰焦冻一本正经的告诉绿谷出久“我喜欢你”这么让人作呕的四个字,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发现,绿谷出久究竟在他心里的位置。


绿谷出久不是跟班。


那是他喜欢的人,喜欢到厌恶的人。




绿谷出久渐渐转醒,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头疼欲裂。


同时,他无法分辨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何处。


那是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他被放在黑色调的床上,床铺温暖而柔软,如果不是身上到处传来的阵痛,他真的想一直睡下去,成为职英后,他几乎没有再碰过床。


真想继续睡一觉啊……


这样的想法在看见爆豪胜己后,彻底被大消。


也许是他睡糊涂了,绿谷出久心想。


他怎么能忘记,自己是被爆豪胜己关起来了呢。


被爆豪胜己带回来的那天,他也是躺在这张床上,被弄的遍体鳞伤。


绿谷出久听见自己突然变响的心跳,感受到自己开始震栗的身体。


他本能的在害怕面前神色不明的爆豪胜己,浅金色的头发和猩红的瞳孔,在现在已经成为职英的绿谷出久眼里,还是如同撒旦般令他恐惧。


不,也许撒旦都没有他可怕。


“啊,你醒了啊,废久。”


面前的人笑着说,将自己脖子上打着的领带扯下,脱下修身的西装,朝着绿谷出久的方向走去。


几乎是一瞬间,绿谷出久想用ofa来防御。


但是……


ofa无论如何也无法调动,有着一顶绿色卷毛的男孩,几乎着一瞬间就明白,自己的青梅竹马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


抑制个性的药物,哪怕是短时效也足够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折麽个三四个小时了。


在被爆豪胜己那般对待前,他一直是绿谷出久心中胜利的化身,只是现在,不再是了。




绿谷出久在高一下学期就对爆豪胜己表白了。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天。


带着树木的香味的 风,蓝蓝的天空干净的一丝不染,同学们欢快的笑声,操场边的大树上知了叫嚣着。


绿谷出久到现在都记得,甚至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那天的阳光正好,微风徐徐的画面。他害羞的无法说话,只能将手里被班里的女孩子们修改了十多遍的情书塞到爆豪胜己手里,然后一路小跑走开。


在感情上面,他输的像个逃兵,从一开始就是。


爆豪胜己没有回复绿谷出久。


带着不安忐忑的心情,绿谷出久还是没有等来爆豪胜己,爆豪胜己还是用最恶毒的话攻击他,用最伤人的话伤害他。


也许说没有等来不够准确。


他等来的,是更加恶劣的爆豪胜己。




绿头发的男孩像个小鹿,那是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唯一的想法。


睁着眼睛的时候是活泼的小鹿,闭着眼睛浑身是血的样子也美的惊人。


他丢掉外套,欣赏着看着他惊恐万分的小鹿,他是饿狼,而他的猎物,现在要被他拆骨入腹。


如同那天晚上,他把绿谷出久带回家里的时候那般粗暴,被咬的血肉模糊的肩胛,被强暴的翻出粉红色的肉壁的软穴,爆豪胜己欣赏着他喜欢了许多年的男孩,欣赏着脸上挂着泪水,抗拒着他却又被他强制压下去的绿谷出久。


是的,废久,你就应该这样被我掌控。


绿谷出久向他告白的那天,是个很温和的夏天,没有过热的高温,反而还带着淡淡的青草味。


他分不清青草味是绿谷出久身上的,还是空气中的,但是他到现在都深爱着这个味道。


面色微红的男孩颤抖的把情书递到他手上,像是小鹿一般逃脱的背影在爆豪胜己的心脏狠狠的刮了一下,他拿着带着青草味的信,站在大树下不知所措。


那大概是他对绿谷出久最温和的一刻,他没有暴打从他身边逃脱的绿谷出久,更没有因为心中的繁杂的思绪而发火。


他冷静的可怕,冷静到让人害怕。


他变本加厉的折磨绿谷出久,他们本该缓和的关系在一瞬间崩塌,那种建立在薄冰上的情感被绿谷出久捅破后,他们的关系掉到了冰点。


他不在乎因为对绿谷出久的欺凌而导致他进了多少次教务处,更不在乎被欧尔迈特教训时那难以言喻的情绪。


他只是想欺负绿谷出久而已。


明明只是个废久,居然在妄想能得到我的回应吗?


他嗤笑,那封青草味的信封,还未被打开,就已经被丢进垃圾桶。




成为职英后,和爆豪胜己的关系似乎是淡了很多,像是被解脱的感觉在绿谷出久的大脑里危险的停留。


爆豪胜己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几乎炸掉了自己的家,硝化甘油的气味难闻的充斥着公寓,爆豪胜己愤怒的丢下了他的外套,从枕头下拿出那个漂亮的玻璃瓶子,将青草的味道充斥在房间,他贪婪的呼吸,成年后的他已经不再幼稚的去刻意找茬,可是心里压着的情绪,还是恶毒的可怕。


这么代替废久的味道已经无法再满足他。


于是,他找到了绿谷出久。




英雄和敌联盟勾结会怎么样,爆豪胜己不知道。


反正他们要的东西也不是很严重,而爆豪胜己要的,只是绿谷出久。


交易悄悄的展开,最终将他的猎物成功捕获。




身下的人红着眼超他嘶吼,他充耳不闻。


他只是想占有那个青草的味道,爆豪胜己将脑袋磕在绿谷出久的脖间,贪婪的种下吻痕。


“小胜!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个人呼唤着他的名字,那个独属于他们之间的昵称。


他的心脏为这个昵称而雀跃,他渴望着那个人的更多。


“小胜!你……”


在身下的人快要冲出的恶言恶语中,他的恶意爬上了绿谷出久的敏感点,带着他走向高潮。




想要什么……


爆豪胜己心想。


他想要的是什么。


他问自己。


难道不是不希望那个青草味离自己太远吗?


他不懂。


他闭上了眼睛,将绿谷出久紧紧的抱在怀里,那个独属于他的味道围绕在他的鼻尖,让他的不安的心脏松弛了下来。


仅此而已。


废久。






The End

【胜出】迟到

雄英咔久到职英咔久。

为了圆文而加的abo设定。

刀糖,大概吧。

人物ooc,请注意


话说没有多少r的内容却被和谐了真是不太明白呢

 石墨:https://shimo.im/docs/lDIB1uCuLnwhTTdH/ 

微博: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1725106535498

老福特解封了走这里:http://guiwangxiaosi.lofter.com/post/1fbc60d3_12b1dce00


嘛爽文,随便看看

【胜出】迟到

雄英时期到职业时期咔久


人物ooc


刀糖


是篇乱七八糟的文,想到啥写啥……


abo设定




当他明白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当翠色头发的男孩牵着栗色头发的女孩走进教室的时候,爆豪胜己才发现。


为时过晚。


他与绿谷出久的缘分,从还在母亲的肚子里时,便开始。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成长,他的每个阶段都有绿谷出久的存在。


绿谷出久是他骄傲的资本。


尽管这个男孩的表面上对绿谷出久厌恶至极,但他也不能欺骗自己,欺骗自己欲言又止的感情。


他深爱着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捏断了手中的钢笔,黑色的墨汁顺着爆豪胜己的手心流淌,赤色的眼珠里写着暴怒,瞳孔里倒印着的紧扣的双手,是爆豪胜己那平静到暴躁的心跳的来源。


他爱的人,和一个女孩在一起。


哪怕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局,可却倔强的不肯承认,直到某一天,这个被他自我催眠,催眠到他快忘记他深爱的人是个直的omega,才想起他自欺欺人的想法,早就如蛊,将他的心脏啃食殆尽。


这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十八岁的爆豪胜己对自己说。


早就知道是不可能的所有才步步针对不是吗。


早就明白有一天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结局所有才厌恶不是吗。


哪怕深夜里打了一架,哪怕关系缓和,哪怕你再自作多情。


可是你还是不能骗自己。


绿谷出久,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耳边是祝福的声音,爆豪胜己面无表情。


那是他们的热闹,是爆豪胜己的孤独。


因为他们的话题,是让他痛彻心扉的结局。




绿谷出久回到宿舍的时候,自己的房门前站这个人,那是绿谷出久最熟悉不过的人。


爆豪胜己。


他的青梅竹马。


面对着自己的青梅竹马,绿谷出久难免会有些胆怯,哪怕如今这份感情不敌往日,他也会害怕。


他们的关系并不好,世间大概少有这样的幼驯染,他们好像只有彼此又好像两条平行线,他们从来没有靠近过,也从来没有疏远过,在高一的时候打起来的两个男孩已经长大,如今面对对方也能和和气气的打招呼,可是,这不代表日积月累的恐惧可以被掩盖。


绿谷出久的身体,本能的恐惧爆豪胜己。


他本能的想逃,却被抬起头的幼驯染盯的无处可逃。


“废久。”


干涩沙哑的嗓音像是重剑扎进了绿谷出久的心脏,绿谷出久明白那是什么感情,可是也明白如今自己选择的路。


干嘛啊,绿谷出久,不敢面对自己吗?


绿谷出久咬了咬唇,面前的爆豪胜己像是隔着几百座山,却又近在咫尺,绿谷出久分不清,从小便没有分清过,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究竟隔的是什么。


他迈开了脚步,努力的将自己猛烈跳动的心脏平息下来。


那是他不得不克服的劫。


“小,小胜。今天怎么……”


“我想和你聊聊天。”


面前的人深色晦暗不明,绿谷出久头一次有了看不懂面前的人的想法。


实际上,他从来没有看懂过爆豪胜己,所以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被爆豪胜己堵住嘴唇,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幼驯染会那般着急的撕扯他的衣服,他不知道是反抗还是顺从,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无法理解。


绿谷出久眼里的金色那么刺眼。


无法理解。


小胜在干什么。


小胜为什么要用对女人的方式来对待我。


男孩不明白,空白的大脑在那双带着刺痛的瞳孔里慢慢的清明,翠色头发的少年将手握成了拳头,他本应该将那一拳砸到幼驯染身上,可是当蓄势待发之时,他才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动不了手。


他不明白。


绿谷出久不明白。


直到爆豪胜己贯穿他的身体,直到绿谷出久的身体被牢牢锁在宽大的臂弯里,直到爆豪胜己在他身体里成结,他也不明白。


我,难道不是被你厌恶着的吗?


小胜?






绿谷出久怀孕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一心只想当英雄的绿谷出久,会在高三即将毕业的时候怀孕。


烈日炎炎下,他们眼睁睁的看着omega倒下,脸色苍白。


绿谷出久如何怀孕,怀的是谁的孩子,这些问题像是炸弹一样拴在每个同学的心里,他们没有心思去追查罪魁祸首,一个劲的关心躺在床上输液的omega。


所以,只有爆豪胜己自己知道,omega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那是他的孩子。


天知道爆豪胜己有多开心。


他深爱的人有了他的孩子。


他一步一步的,庄重的走到绿谷出久的病床前,面色苍白的男孩静静的看着窗外,爆豪胜己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可是那到嘴边的结婚,又慢慢的被绿谷出久的话,怼了回去。


“打胎,父亲得签字。”


那是爆豪胜己听过最大的“笑话”,定时炸弹在极速跳动的心脏里炸开。


“哈,你在说什么,废久。”


心跳声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响着,幼驯染平静的眼睛里找不出任何情绪,爆豪胜己的身体战栗着,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听见幼驯染的心跳回响在耳边,那平静到近乎绝望的心跳,像是战鼓一般,挑战着爆豪胜己的耐心。


“小胜,这个孩子,不应该……”


“闭嘴。”


他狠戾的抓住绿谷出久的肩膀,那吵死人的心跳声让爆豪胜己耳朵嗡嗡作响。


“我爆豪胜己向来敢作敢当。”


他盯着那翠绿色的汪洋,为什么那翠绿色的海洋能吞吐他的所有不愉快,却不能接受他的喜悦。


我欢喜我们之间有了个纽带,为何你却不欢喜呢。


啊,想起来了。


是我说的太迟了啊。


“小胜不需要负责,这件事情,我们都有错。”


“老子说了我会负责!”


“小胜不要自作多情了,你的负责,我要不起。”


这大概是最恶毒的话,爆豪胜己从未想过幼驯染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


爆豪胜己企图从绿谷出久平静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他希望大海也能掀起波浪,但是他不是风,也始终不能让这个身型小巧的男孩因他而改变。


嘴角扯动了两下,两滴不知道承载着什么情绪的水滴挂在他的嘴角,玻璃窗外是蓝天白云,玻璃窗内却一片乌云。


他最终还是放开扣着绿谷出久肩膀的手。


“随你。”


他离开了那间让他喘不过气的房间,离开了那场让他压抑的暗恋,离开了那个让他心碎的男孩。


一切都太迟了。


当他走出医院,那令人烦躁的心跳声还在一遍一遍的敲打他的耳膜,撕扯他的心脏。


他这才猛然惊觉,那是他的心跳。


绝望的人,是他。






是太迟了。


绿谷出久牵着那个金发小孩在超市里购买入学需要的用品时,小男孩指着某个方向询问他,为何那个人和自己那么像的问题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没有时间逃跑了。


已经成为英雄的爆豪胜己快步走到他面前,有力的手掌一把拉住想要逃跑的他,那浓烈的信息素呛的他咳嗽了几声,后劲的腺体酸涩的向他抗议。


“放开我爸爸!”


小男孩像头小野兽一般横叉到他们中间,圆圆的大眼睛血红色的眼珠,那坚毅的表情和绿谷出久如出一辙。


爆豪胜己盯着他露出了笑容。


那是绿谷出久许久没有亲眼看过的张狂的笑容,张狂而又刺眼的笑容。


“爸爸?”


青年的手伸向了眼神倔强的小孩,绿谷出久本能的伸出手想护住小孩。


而那只手,却慢慢的抚上了小孩的脑袋。


“按道理,你也应该叫我一声爸爸。”


爆豪胜己笑着说,在小孩懵懂无知的表情里,抱住了绿谷出久。


“让我找了这么多年,你想怎么回报我?”


“废久。”


七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


绿谷出久从剩下贵志开始,便忙碌于工作,他的时间安排从来都与爆豪胜己错过,后来躲来躲去的他也烦了,便直接去了美国,带着年幼的小孩,踏上了背井离乡的路。


他始终没打掉那个孩子,如果非要说为什么,大概是他于心不忍。


错的是他们两个,不是那个孩子。


他偷偷的生下了贵志,其实也不能算偷偷,除了爆豪胜己,A班的同学们都知道,偷偷,只争对于爆豪胜己。


他和丽日也并没有在一起。


其实只是为了帮丽日将那个给她寄骚扰信件的变态引出来。


这些年里,除了偶尔如梦的爆豪胜己,他的生活里好像没有再走进任何人。


同性婚姻早就被承认,七年前绿谷出久究竟为何拒绝爆豪胜己,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明白。


他的幼驯染,不该被他而染上污点。


他带着贵志一个人生活,逃离了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带着对他的思念,找了每个地方。


他们终究还是得相遇。


“咳咳咳……”


绿谷出久咳嗽了几声,企图将他和孩子远离爆豪胜己,却奈何被爆豪胜己死死的扣住,alpha的信息素实在太浓郁,绿谷出久真的挺害怕弄出什么事情。


“先回家吧……”


绿谷出久说,他清楚的感受到身体异样的感觉。


他也明白自己胸膛里跳动的东西在诉说什么。


太迟了,他还是被他发现了。


美国的住宅区安静宁和。


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打开那扇门,跟着他慢慢的走进了那栋双层楼的独栋别墅。小别墅里的布置精巧而温馨,走进大门的那面墙上还贴满了绿谷出久和小孩的合照,从小孩刚出生到现在,那面墙上的照片里,偶尔还会有同期毕业的其他同学出现。


切。


爆豪胜己感到一张烦躁。


除了我都知道?


那些照片里的笑容是那么灿烂,而当同一张脸面对着他的时候,却是一点笑容都没有。


“贵志,你先回房间里,爸爸有事和这位先生说。”


“他会伤害你吗?”


年幼的孩子盯着父亲的眼睛问,和父亲两人的生活让他的心智比同龄人早熟,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和他长得相似的叔叔和自己的父亲之间,有些他不明白的故事。


“不会,他……”


绿谷出久看了一眼随意站着的爆豪胜己,斟酌了一下。


“是爸爸的故人。”


小孩三步一回头的回到了楼上,楼下宽阔的空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他叫什么?”


“……贵志,绿谷贵志。”


“难听死了,不愧是废久,取名字都这么难听。”


“……”


“应该叫爆豪贵志,这样好听一点。”


金发青年走到他身边,笑着对他说。


绿谷出久的心脏,随之溜了一拍。


“个性呢?”


“……无个性。”


“和你一样啊,废久。”


“毕竟他是我的孩子……”


“也是我的。”


“……”


气氛一时间无比的尴尬,绿谷出久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后劲,那里因为alpha的信息素儿酸胀不堪。


“躲了我这么多年,躲够了吗?”


“如果我不把白痴脸吊起来逼问,我是不是还得在满世界的找你?”


像是威吓一般,爆豪胜己的信息素刺激着绿谷出久的大脑,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昏胀的大脑和渐渐沉重的呼吸让他回到了十八岁的那一个晚上。


“我……”


“出久!我回来啦!”


那个声音如同往常一般响起,这是绿谷出久再熟悉不过的日常,而这个声音在爆豪胜己的大脑里,成了入侵者般的存在。


金发少年从门外走进来,放下手里买的蛋糕,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嗯?信息素的味道?


alpha的味道?


明日玥皱了皱眉头,哪个alpha会在一个已经被标记的omega家释放信息素?


这般想着的他,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自家师傅僵硬的站着,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金发青年,那个人明日玥知道。


那是他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英雄,名叫爆豪胜己。


“呃……”


他知道爆豪胜己是小贵志的父亲。


但是……


我是不是应该马上走?


明日玥心想。


“玥,你回来了。”


“嗯,出久,这是……”


“这位是……”


“老子是废久的法定丈夫,你他妈又谁?”


看着同样是alpha的明日玥,爆豪胜己的占有欲感到了被挑衅,他也不管绿谷出久此时的态度是何种,他只感受到了来自心底的无名火。


“诶,我?我吗?我是……”


“ofa的下一代继承人。”


身后的绿谷出久嗡嗡的出声,像是重锤砸了爆豪胜己的心脏,他转过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幼驯染。


“玥,你先回房,我有话要和爆豪先生说。”


“啊,okok。”


男孩聪明的点点头,快速的溜到了二楼,一楼很快就又只剩下他们两个。


“怎么回事。”


爆豪胜己质问他。


绿谷出久没有说话,走到电视机旁,从电视机下的暗格里拿出一沓厚厚的纸,递到了他的手上。


厚厚的一沓纸,六十多张,全部都是检查报告和化验单。


从七年前到现在。


大大小小的检查,那一个个字像炸弹一般,像蚂蚁一般,拴在爆豪胜己的心上,又痒又痛。


“ofa,不得不寻找下一个继承人了。”


绿谷出久不紧不慢的说。


“这就是你这些年停止了活动的原因?!”


爆豪胜己将那一沓纸扔到了地上,谁能想到轻飘飘的纸张现在的分量这么重。


“……”


面前的人没有说话,他便是再傻也明白,这个人比他更痛苦。


“引子阿姨知道吗?”


“不知道。”


“……”


“废久。”


绿谷出久抬眼,眼前突然放大的脸让他仿佛回到了七年前,信息素包裹着他整个人,幼驯染粗鲁的撕咬着他的嘴唇,将他丢到沙发里,啃咬着他的锁骨,撕碎了他身上的衣服。


那是和七年前一样的场景。


绿谷出久留着眼泪看着身上的幼驯染,那刻意装出来的疏离总算是决堤。


他骗了自己那么多年,是不是应该不再骗自己。


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得有个解释。


布满伤痕的手爬上了青年的背,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沙发上,迅速被吸收。


如果我又变成了无个性,我还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吗?


如果我又变得没用,我还有理由和你站在一起吗?


“小胜……小胜……”


“嗯。”


沙哑而迷人的声音是绿谷出久听不腻的声音,那像是摄魂一般,带走了他的灵魂。


“小胜,小胜……”


他一遍一遍的喊着幼驯染的昵称,喊得自己都心碎。


那是他端在心尖上的人。


那是他小心翼翼的喜欢,小心翼翼的爱了这么多年的人。


“我在,出久。”


“小胜,我爱你。”


那三个字像是魔咒一般扼住了爆豪胜己的心脏,他停下了动作,不可思议的盯着身下满脸潮红,哭的不成样子的人。


那双翠色的眼睛目光涣散,嘴唇微张,喘出的热气很快被冷空气中和。


“再说一遍。”


爆豪胜己渴切的想再听一遍,那绝望的心跳充满了期冀,他急切的想听自己的幼驯染说那三个字。


“我爱你,小胜。”


幼驯染的声音飘飘忽忽,像是棉花糖一般,砸在他的心头,控制了他的心脏。


喜悦的笑容挂上他的脸。


“我也爱你。”


“从来没有变过。”


他轻吻了幼驯染的额头,咬住幼驯染的腺体,宽大的臂膀将幼驯染拘在怀里,防止幼驯染被接下来的动作撞出去。


一切都顺其自然。


那场不知道为何而产生的性爱像是催化剂一般,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爆豪胜己搬来了美国,日本有英雄焦冻在,根本不需要他和绿谷出久操心。


想来,绿谷出久走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


他们迅速的去领了结婚证,爆豪贵志这个名字也确实如绿谷出久所言,一样的难听,这让准备要第二个孩子的爆豪胜己在心里下定了主意。


不能让废久给孩子取名字。


对没错就是这样。


他笑着捏着熟睡的爱人的脸,这是他爱的人。


这个人和那个小孩,都是他要保护的人。


他的小孩贵志简直是他和绿谷出久的柔和物,哪怕无个性也依旧是个性十足的小孩,在学校里根本没人敢欺负他。


更何况现在他有了两个父亲。


小徒弟明日玥的训练自然而然的成了爆豪胜己的人物,说实在他确实比绿谷出久更适合当个教育者。


而绿谷出久呢,只需要坐在院子里考考太阳,准备迎接新的生命来临。


一切的一切看似平静,可是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明白。


他们明白的太晚。


他们应该不顾一切的在一起。


而不是等到现在。


太迟了。






暴雨一滴一滴的砸在窗外,刚满三岁的小女儿爆豪星靠在爆豪胜己的臂弯里熟睡,大儿子爆豪贵志握着他的手,盯着“手术中”三个大字一言不发。


爆豪胜己也一言不发。


两父子之间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往日友人们赶来的时候,小男孩没有说话。


医生将戴着呼吸器的绿谷出久推出来的时候,小孩没有说话。


丽日阿姨抱着他的时候,他没有说话。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直到重症监护室外只剩下他和父亲的时候,小孩才低声啜泣。


“爆豪爸爸,绿谷爸爸会死吗?”


小男孩带着哭腔问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一时语塞,他没有说话,像三年前初见的时候,揉了揉他的头。


“不会的。”


你那么坚强,是不会死的,对不对?


废久,不要让我失望。


我们已经错过了那么久,不要再让我回到深渊。






绿谷出久死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绿谷引子当场昏厥,被爆豪光己送去了医院,整个日本都快被这个消息震惊的陷入了恐慌,哪怕绿谷出久早早的就离开了日本,可是他依旧是活在人们心里的第一英雄。


没了绿谷出久的家,也似乎称不上家。


所以他早早的买了飞机票,抱着绿谷出久的骨灰盒回了日本。


他只想带他回家。




太迟了,废久,这一切都太迟了。


偏偏只有你的死,来的不迟。




爆豪胜己坐在沙发里,年幼的星星还不知道绿谷出久死亡意味着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是贵志。


贵志没有表现出一点难过,反而是安抚着外婆,照顾着妹妹,有条有理的打理着日常生活,他忙于工作,那些不该贵志去承担的东西,贵志便一声不吭的接下了。


没了绿谷出久的日本需要爆豪胜己,明日玥跟着爆豪胜己回到了日本,成为了雄英的学生,爆豪胜己偶尔会去看他,后来也渐渐不去了。


日子平静的过着。


贵志和星星也慢慢的长大成人。


悲伤似乎随着时间在爆豪胜己的身上流逝,可只有爆豪胜己自己知道,没有绿谷出久的日子有多难熬。


两个孩子成为了非常可靠的大人,虽然贵志是无个性但也靠自己超人的天赋成为了英雄,反而是拥有着爆破个性的星星成为了一名画家,明日玥成为了新的和平的象征,和英雄焦冻齐名……


所有人都有了好结局。


爆豪胜己看着贵志将那个温柔的女孩带回家见他,看着星星和那个平凡但是却刻苦的男孩走进教堂。


他坐在墓园里,靠着绿谷出久的墓碑,左手边是引子阿姨的坟墓,一件一件的向他们汇报贵志星星和玥的成长。


在一个平静的早晨,他终于一睡不醒。


他当真是没有挂念的走,孩子已经长大,他不必要再担心,社会安定,他呃没必要再去顾虑。


他走的安静,一点都不符合他暴躁如雷的脾气。


可他真的走了,没有一点预兆的离开了世界。


星星,再度陨落。






“喂!废久!你他妈给我走慢一点!”


“是小胜太慢啦!这条路我走了二十多年了,身边的人都换了几亿个了。”


“那你不会先走啊?!”


“我才不要!我得等小胜。”


“谁要你等啊废久!!!”


“孩子们被你照顾的很好呢。妈妈也拜托你照顾了这么久。”


“切,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废久。”


“嗯,小胜。”


“干嘛。”


“谢谢你。”


“……谢什么,废物。”


“没什么。谢谢你。”


崎岖的小路上,两个身影紧紧的靠在一起。


那个在这里站了二十多年的灵,终于不再停滞不前。




“下辈子也多指教,小胜。”


“我不会再迟到了,废久,等我。”


“好。”


本来是约的稿子结果被鸽了,就改成了女儿

难产出来的女儿

你们快去看 @南瓜派 太太的《护短行为》!!敲可爱!


我知道画成这样的小里奈并不能被大众接受……